今天是2019年3月26日 星期二
2019年2月21日

经典名方濒临失传中药炮制技艺面临传承困境

如果说中医药是一个伟大的宝库,那么中药炮制技艺就是中医药宝库不可取代的组成部分。经过烘、炮、炒、洗、泡、漂、蒸、煮等流程,种子、根茎、矿石、动物骨骼等各类原材料化变为疗效可靠的灵丹妙药。然而记者调查发现,这门古老的技艺正面临着传承困境,其中一些已濒临灭绝。

这种困境从研发到消费市场都能体现:使用炮制技艺的经典名方淡出市场,懂得正确使用炮制品的中医凤毛麟角,而学习炮制多年的大学毕业生难以找到对口工作。

“中医药的生存发展需要靠疗效,而中药炮制技艺失传会给中医药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如果中药出了问题,相当于拿了一把很好的枪,但是关键时刻没有了子弹。一旦失传,恢复起来会非常困难。”中药炮制技艺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胡昌江说。

2/3的硕士博士毕业生转行

作为国家级传承人和成都中医药大学教授,胡昌江曾经带过几十个炮制方向硕、博士,但其中最终从事专业对口工作的毕业生不到1/3。学生普遍反映,现有的炮制工作知识含量低、工资低、劳动强度大。

不少传统炮制工艺极为复杂。例如,川帮特色的九转南星按照传统工艺生产需要9年的时间。把天南星打成细粉,拌入胆汁装进牛胆,第一年埋地下,称阴转,第二年再拌好放地上,称阳转。如此反复,再挂在屋檐底下晾干,9年才成。而用于治疗儿童感冒和消化不良的王氏保赤丸同样工序复杂:药丸需要经过66次层层上粉,最后一步还要覆上一层金箔。

业内的说法是,按过去传统、培养出一个合格的炮制师需要10年时间。

然而,尽管培养不易,一旦走出校门,毕业生就会立刻感受到这个行业的阵阵寒意。胡昌江说,几十种经典名方已经处于接近“灭绝”的状态,在市场上正宗配方和正宗炮制的成药较少。这些的成药包括号称“温病三宝”的安宫牛黄丸、紫雪丹和至宝丹,犀角地黄丸,乌梅丸等等。

市场的不景气反映了人们对于炮制品认知的不足,其中典型的代表就是医生群体。成都中医药大学一项针对四川境内市、区、县医院的医(药)问卷调查显示,八成医(药)师对中药饮片生品、炙品(即炮制品)异用的传统理论和现代研究仅有部分了解。在临床上,如果不能正确区别使用生品、炙品,就会造成疗效减弱和不良反应。

价值未能充分体现

记者调查发现,中药炮制技艺日趋衰落的根源是缺乏变现的途径。

首先,现行药物管理制度严重限制了医疗机构进行炮制加工。“中医药人才最集中的地方是医院,但现行政策限制了医院进行炮制加工的做法。”四川省中医药管理局科技产业处处长徐涛说。

据了解,过去并不是这样。一直到近代,中医(药)师能够根据患者需要、灵活的择药炮制。然而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国家药品管理制度收紧,医(药)师几乎不可能在临床中应用炮制技艺。徐涛指出,虽然医院可以申请“院内制剂”来生产市场上没有、临床中急需的药物,但现有审批流程繁琐、时间长,且多数医院制剂须进行稳定性实验、经动物试验、人体临床试验研究等。再加上现有的诊疗体系重西医、轻中医的倾向,医务人员往往不愿承担随方炮制带来的风险。

其二,现有的中医药人才培养模式使得中医和中药两个学科严重割裂,“医不懂药、药不识医”,炮制技艺缺少了传承的关键主体。胡昌江说,直到20世纪50年代,千百年来,中医在培养过程中都需要接触大量的炮制技艺,很多医生能考虑到患者的个体差异、亲手炮制药物。而目前的人才培养模式过分强调了专业化分工,医学系炮制课程在本科阶段只是选修课程,从而造成毕业生的炮制知识储备严重不足。医生不懂炮制,开药时选择范围就会大大受限,这就导致需求减少、一些有临床价值的药方无人问津。

其三,中药的质量安全问题削弱了医务人员和患者使用中药炮制品的信心,这是中药炮制技艺被束之高阁的另一因素。受访的药企、学者和干部表示,虽然近年国家出台了相关政策加强中药质量安全管理,但中药的原料种植和加工环节仍然存在问题。四川辅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孙继林说,仅为了找到一款主打产品的合格原料,企业就花费了数年时间,因为市场上“植物的种是错的、采摘的时间是错的、加工的方法是错的”。以苍耳为例,这种植物的叶和子均可入药。但很多种植户为了逐利,并没有遵循传统、趁结子以前采摘苍耳草。等结了子,苍耳草就丧失了药用价值。

胡昌江说,虽然很多经典名方都离不开附子,但他现在尽可能避免开这味药,因为“如果炮制的工艺不到位,毒性太大,用药出了人命怎么办?”

需鼓励炮制技艺的成果转化

受访企业和专家认为,除了继续支持中医药炮制技艺传承基地建设,国家更应鼓励炮制技艺运用到工业化生产中,实现生产性传承。

应加快中药药材质量规范的完善,把溯源的做法延伸到药材种植。目前,溯源的做法止步于生产企业,溯源也没有实现强制。孙继林建议,可先从重点药材入手逐步铺开溯源机制,医保采购可优先考虑率先实现全面溯源的药材。鼓励企业到中药主产区定制药源,指导农民种植,从源头上保证中药药材质量。

对于实现传统炮制技艺转化和应用于工业化生产的企业予以鼓励和扶持。传承并不意味着简单重复固有的一套传统流程,更意味着工业化生产的中药最终能在药效上接近、趋同于传统的手工炮制品。业内人士指出,现有的药品采购政策还不能完全体现“优质优价”的要求,实践中往往是“合格条件下低价中标”。而实际上,国家药典标准是最低的标准。在此基础上的检测手段并不能真实反应中药的质量,因为目前还无法精确指出特定中药药方的何种成分起作用。需要调整药品采购政策,防止“劣币驱除良币”现象。

支持药企提升质量标准。从长远来说,提升产品质量标准不但有利企业更有利整个行业。国家应在项目申报流程环节对于企业提升质量标准的申请予以便利,并适时参考企业标准提升团体标准和国家标准。

需对从事炮制技艺传承的专业人士予以补助和激励。炮制属于基础服务性学科,专业知识变现的空间有限,常常接触有毒有害物质,炮制人才的培养更需要长达十年时间。考虑到这些因素,对于有志学习和传承中药炮制技艺的年轻一代应择优给予合理补助。

(选自《经济参考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