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5月26日 星期日
2019年2月21日

2018新药研发红黑榜

又到年底盘点期。从多个角度看,2018年都是制药史上重要的一年。

截止到2018年底,FDA已经批准55个新分子药物,打破了PDUFA制度实行第一年1996年的53个新药记录、远高于历史平均值。

同样创纪录的是资本进入力度,目前为止,2018年已有300多个健康领域IPO/增发,融资总值超过400亿美元。其中生物技术IPO 70家、总融资82亿美元,ALLOMRNA先后以融资3.2亿、6.1亿美元两破记录。

PD-1为核心的抗肿瘤药、以GLP为代表的降糖药令顽疾节节败退,多个罕见病新药进展激动人心。

另一方面,一将成名万骨枯,每个成功新药后面都有无数失败。

红榜单:创纪录的丰收年。

2018年最突出的事件无疑是FDA批准了创纪录数量的NCENew Chemical Entity,新化合物)。

其中,高度创新的两类几十年一遇的未来药物都在这一年上市非同寻常——首款基因疗法Luxturna,以及首款RNAi药物也是首款hATTR神经损伤疗法Onpattro

FDA批准了第一个按泛组织药物开发的TRK抑制剂VitrakviEMA则批准了首款纳米抗体也是首款aTTP药物Cablivi

此外,来自大麻的Epidiolex2018年成功上市;而竞争激烈的3CGRP抗体几乎同时撞线,偏头痛患者有了预防药物。

除了新药开发技术日益成熟外,疾病治疗的精准化、靶点为中心的发现模式的普及、药监部门的友好态度和高效率,也是新药数量增加的驱动力。

明星抗癌药、降糖药再攀高峰。

PD-1率领的抗癌大军继续收复失地。

KN042KN407等试验的成功令Keytruda彻底获得了Ⅴ期肺癌一线治疗这个最主要市场的控制权。虽然罗氏的ABCP组合也获得批准,但难以撼动PD-L1高表达患者使用单方K药、低表达使用K药加化疗的新标准疗法。

Imfinzi虽因PACIFIC试验成功占领Ⅳ期肺癌,但与CLTA4抗体组合在四期肺癌的Mystic彻底失败。施贵宝的类似组合也前景不妙,根据TMB分层的阳性结果不知能否被药监和支付部门认同。

Tecentriq在一线SCLC与化疗组合降低30%死亡风险、在晚期三阴性乳腺癌(TNBC)作为一线药物也显著降低进展和死亡风险,成为20多年来第一个延长这两类患者寿命的新机理药物。

辉瑞和德国默克的Bavencio/VEGF抑制剂Inlyta组合在一线肾癌三期临床中击败老牌标准疗法Sutent,显著延长PFS

血液肿瘤的老大难AML经历几十年没有新药的窘境后,近两年迎来了8种新药,包括针对肿瘤代谢的IDH抑制剂这样高度创新药物。

另一个主要疾病进展是以GLP为核心的糖尿病、减肥药物。这类药物不仅降糖、减肥效果明显,而且显示可降低心血管事件。注射剂型可以每周一次,口服剂型也有望近期上市,依从性不输于老药。风头最强劲的是诺和诺德的索马鲁肽,2018年公布的多个PIONEER系列Ⅲ期临床击败同类和其它主要机理糖尿病药物。礼来的GIP/GLP双激动剂LY3298176在一个Ⅱ期临床中降糖、减肥双双击败自己的GLP激动剂Trulicity

糖尿病虽然药物众多但疗效和依从性都有待提高,为鼓励更多资本进入这个当今最大慢性病治疗领域,FDA 2018年考虑取消对心血管安全性试验的要求。

多个新机理药物接近终点。

最出人意料的惊喜是Amarin鱼油制剂EPA。该药物在LDL控制良好但TG偏高的患者比安慰剂降低25%心血管事件、降低20%死亡风险,显示他汀水平疗效、优于SGLT2抑制剂和GLP激动剂。

此外,JAK1抑制剂filgotinib在一个风湿性关节炎Ⅱ期临床达到所有终点。TYK2抑制剂BMS-986165银屑病Ⅱ期临床有75%患者达到PASI7575%缓解)。辉瑞小分子ATTR药物tafamidis的Ⅲ期临床比安慰剂降低30%死亡率,显示与RNA药物相似疗效。诺华斥资21亿美元收购Endocyte获得其小分子前列腺癌药物177Lu-PSMA-617,联手镥177偶联药物Lutathera巩固其靶向放疗领域霸主地位。

确证机理药“返老还童”

诺华的PI3K抑制剂alpelisib与氟维司群组合在PIK3CA变异、HR阳性、HER2阴性晚期乳腺癌患者比单独使用氟维司群降低35%进展风险,成为第一个显示实体瘤活性的PI3K抑制剂。

ClovisPARP抑制剂RubracaTRITON2的二线前列腺癌试验中产生44%应答率,有望扩大PARP抑制剂的使用范围。

O+Y药”组合在Ⅲ期恶黑患者手术前显示较高应答率,IO进入肿瘤治疗最前沿。

多个来自毒品的药物上市或显示上市潜力。FDA批准了大麻二醇(CBD)液体制剂Epidiolex用于治疗两个罕见癫痫病Lennox-GastautDravet综合征。杨森制药的右旋氯胺酮鼻腔给药制剂2个Ⅲ期临床达到终点,有望近期上市。Zogenix的低剂量氟苯丙胺制剂ZX008在第二个Dravet氏综合征症Ⅲ期临床比安慰剂多降低54.7%每月痉挛次数,达到试验一级终点。迷幻蘑菇有效成分塞拉西滨开始抗抑郁Ⅱ期临床。

此外,中枢蕈毒胆碱受体M1/M4双激动剂xanomeline+外周胆碱受体拮抗剂曲司氯铵的组合开始AD和精神分裂Ⅱ期临床。高牛磺酸前药ALZ-801将开始ADⅡ期。注射辣椒素制剂CNTX-4975则开始2个骨关节炎Ⅲ期临床。

新技术路上拼搏。

SareptaDMD基因疗法早期临床令患者肌营养蛋白水平达到正常值的38%

CAR-T设计越来越复杂,各类刹车装置、多共激信号、多抗原识别等设计(如1928z-41BBL4SCAR2.0等)扩大了治疗窗口,有望解决耐药难题。

MicroED技术可在数分钟内解析极微量样品混合物高分辨化学结构。

此外,表观转录组学(epitranscriptomics,即调控RNA的化学修饰)、光敏ADC、单碱基修复基因编辑、诱导蛋白降解技术如PROTAC和干扰蛋白稳定性技术,均获得强力早期资本支持。

产品/技术流动通畅

2018年大型收购不多,但仍然相对健康。

武田620亿美元收购沙尔为最大收购,赛诺菲116亿美元收购血友病厂家Bioverativ、新基90亿美元收购CAR-T药物厂家Juno紧随其后。

葛兰素51亿收购TesaroTSRO)遭到投资者质疑,当天损失近3TSRO

赛诺菲48亿美元收购比利时生物技术公司Ablynx,上市了首款纳米抗体药Cablivi

BI2.44亿美元收购只有临床前资产的溶瘤病毒开发企业Viratherapeutics,以3700万美元首付、总值可达13.5亿美元价格收购OSE的临床前SIRP-alphaCD47受体)抗体OSE-172

默沙东则以3.94亿美元收购了溶瘤病毒厂家Viralytics

取长补短的合作开发越来越主流。

辉瑞与诺华共同开发NASH组合疗法,并出资1.2亿美元首付、3.05亿美元里程金牵手BioNTech开发mRNA流感疫苗。

强生与RNA药物公司Arrowhead达成总值可达37亿美元的合作意向。

SQZ生物技术将与罗氏达成总值可达10亿美元的合作,利用其物理递送技术开发新型APC细胞疗法。

百健以总值10亿美元雇佣反义核酸企业Ionis为其寻找神经内科药物。

Kite核心成员A轮融资3亿美元成立了Allogene,接管辉瑞与Cellectis合作开发异体CAR-T的产品线,包括已经上临床的UCART19UCART123和另外16个临床前靶点。

阿斯列康以1亿美元首付获得Innate Pharma SANKG2A抗体monalizumab

黑榜单:IO也有不少失败者

PD-1之后的新型免疫疗法药物开发不尽人意。

2018年最大失败当属IDO抑制剂epacadostat/K药组合ECH-O301/KN252试验因无效被提前终止,后来Incyte宣布epacadostat与默沙东、施贵宝、阿斯列康PD-1/PD-L1药物的多个晚期临床试验将停止招募病人。施贵宝也停止了他们从Flexus12.5亿美元收购的IDO抑制剂BMS-986205的几个与PD-1组合临床试验。

另外,STING激动剂和TIGIT抗体早期临床都几乎没有单方应答;默沙东的Lag3抗体单方也只有6%应答率。以前公布的4-1BBGITRCSF1RA2AROX40等靶点的数据也未能达到期望值。

失望的“细胞因子年”

2018年被称作细胞因子之年,但后半年数据令人失望。

施贵宝以10亿美元首付、8.5亿美元股权、总值36.3亿美元天价获得NektarIL2衍生物NKTR21435%权益,但后来公布的两批数据远不如去年的早期数据。

礼来16亿美元现金收购Armo BioSciences获得的Peg-IL10制剂pegilodecakin疗效不如预期。

ONCSIL12制剂与PD-1联用也只产生22%应答。

慢病药打击接二连三

AD领域,礼来和阿斯列康终止其BACE抑制剂lanabecestatvTvRAGE受体拮抗剂Azeliragon在一个Ⅲ期临床不敌安慰剂。百健和卫材的BAN2401Ⅱ期临床试验Study201宣布达到终点,但后来发现分组严重不均,基本还是一个失败试验。

止痛药方面,百键的Nav1.7离子通道阻断剂vixotrigine在一个坐骨神经痛Ⅱ期临床试验中未能达到终点,将终止该产品在这个适应症的开发,罗氏也终止了同类产品的开发。止痛药的最大希望Tanezumab虽然两个Ⅲ期达到所有终点,但与安慰剂比改善较小。再生元的同类药物fasinumab因为OA恶化停止了高剂量组,此前也有几个类似药物因治疗窗口太小或难以确定而退出了这个领域。Trevena的注射吗啡类似物、偏爱型阿片受体激动剂oliceridineFDA专家组以7票赞成、8票反对击落。

此外,ALKS的两个复方药物组合在抗抑郁、抗精分先后遭到重创。Ironwood将痛风药物来辛奴拉(Lesinurad)和其与别嘌呤醇的固定剂量组合Duzallo退还给阿斯列康。诺华终止抗生素、抗病毒药物的早期研发。减肥药公司Orexigen申请破产保护。

孤儿药遇若干路障

Akcea的主打产品之一、家族性乳糜微粒血症(FCS)药物Waylivra,因诱发不可预测严重血小板降低上市申请被拒。

首款体内基因编辑疗法、SangamoHunter氏症体内基因编辑疗法SB-913,在早期试验患者外周血中未能检测到该基因表达的酶(IDS)。

辉瑞的DMD药物、肌肉生长抑制素抗体domagrozumab的一个Ⅱ期临床未能达到终点而终止开发。

血友病基因疗法SPK8011部分患者产生免疫反应令FⅧ因子水平降低到5%以下,其余患者平均FⅧ因子为正常值的30%

BellicumT细胞疗法BPX-501在临床试验中造成3例脑损伤,其所有美国临床试验被叫停。

2018年,来之不易的成就的同时,伴随着新药投资回报下滑趋势。新药数量虽然破纪录,但多数是小病种新药,疾病负担最重的中枢神经、老年退行性疾病和实体肿瘤治疗,仍然缺少颠覆性新机理药物。

资本大量进入生物制药对行业来说总体是好事,但也鼓励了冒险行为。这些进展是以高成本、市场碎片化为代价,而边际递减效应不允许无限制冒险。有些机理开采价值有限,有开采价值的领域也吸引了过多竞争者。

为保护投资者的高度热情,业界需要加深对新药根本原则的理解,以科学为核心竞争力,而避免轻浮的赌博式研发活动。运气不能作为核心竞争力,可持续发展依赖每个细节、每个步骤的深度科学支持,业界对生物过程的复杂性需心存敬畏。

(选自《医药经济报》)